logo 当前位置: 长沙之窗 被大雪压垮的会堂:公共设施维护存巨大城乡差距

被大雪压垮的会堂:公共设施维护存巨大城乡差距

时间:2014-02-16 16:58 我要投搞

  被大雪压垮的会堂

  本报记者刘星实习生郭小荷成婧

  25岁的陈航金躺在磐安县人民医院七层拐角处房间的病床上,戴着白色的颈托,面色沉重,周围不断有亲戚走过,但他大多数时候只是双眼盯着屋顶,一言不发。

  陈航金正沉浸在痛苦之中。医院大楼这一层的病人,全是2月13日前来参加自己婚礼的亲朋好友——当天17点20分左右,浙江省磐安县万苍乡雅庄村用于举办红白喜事的会堂突然倒塌。据当地宣传部门提供的数据,200多人的宾客中近一半入院治疗,截至2月15日,10人因抢救无效遇难。

  当地宣传部门表示,原因还在调查中,但初步认定系大雪积压导致房屋倒塌。农谚“冬雪宝、春雪草”,然而没人能想到,新年接连而至的两场大雪,竟能将村子的会堂压垮。

  国家行政学院乡村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张孝德表示,现在农村公共设施的维护管理非常缺乏相应的制度,“农村的公共设施基本没有纳入财政预算,这是城乡发展的不平衡,需要我们反思”。

  会堂坍塌砸到200多人

  在经历了一个短暂的阴天之后,磐安山区里的雪花又飘了起来。

  2月13日下午,磐安万苍雅庄村里,47岁的胡惠香一边招呼前来参加儿子婚礼的客人,一边照顾4个月大的孙子。

  这是为25岁的儿子陈航金补办的婚礼。去年12月,5年前参军的独子陈航金退伍回家,一同回来的,还有一个漂亮的重庆姑娘。两人去年3月领证,并很快有了孩子。

  这天早上的《磐安报》,连续第四天刊登了当地应对积雪的照片。2月9日开始的降雪是磐安开春后第一场大雪,根据官方的数据,8日到10日磐安山区的积雪有6~8厘米,12日到14日的积雪有12~20厘米。

  由于大雪,磐安县的多条公路封路,往万苍方向的公交车很快也停开了。仅2月9日到10日,磐安境内就发生了120余起交通事故。

  但是在雅庄村,没有人意识到,村里用来举办红白喜事的这座老旧会堂,正经受南方湿雪的考验。对于缺少设备、技术的村委会来说,大会堂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危房,而对于要办事的村民来说,他们更关注的是提早申请使用会堂。

  实际上,由于春节人多,会堂正处在忙碌的季节,预约排得满满的——2月11日,大会堂刚刚办了一场白事,按照预定,2月17日,这里还要办一场红事。

  大约17时20分,胡惠香觉得婚礼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她把孙子交给了一旁的弟媳照顾,自己准备入座招呼客人。

  这是一家人幸福而忙碌的时刻,200多位亲朋好友汇聚到村子的大会堂里,凉菜已经上桌,预备的25桌酒席坐满了22桌。此时,新娘正在会堂舞台的后面紧张地等待出场,新郎陈航金刚刚走下舞台准备招呼客人,新郎的父亲陈有成则在角落招待客人。

  就在此时,毫无预料地,会堂坍塌了。会堂屋顶中间约三分之一的部分,砸到了200多人的会场里。据事后统计,现场21人重伤,100人入院治疗。到当天22点之前,就有7人因抢救无效死亡,截至目前,死亡10人。

  坍塌的重灾区在会堂中心部分,82岁的范华春当时就坐在会堂的中间,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还以为是有人在打自己,之后痛苦占据了他的意识。所幸的是,老人只是骨折,如今伤情已经稳定,而与他一同前来的、在村里开小卖店的女儿,因为有人要买泡面而离开,避开了灾祸。

  惊恐和悲伤充斥着原本喜庆的会堂,胡惠香被砸到了脑袋,更严重的是新郎,落下的木头压住了他的腿。所幸的是,胡惠香的弟媳护住了孩子,小孩并未受到伤害,而舞台上的新娘和角落里的父亲,由于远离中心,也幸免于难。

  村民自救

  雅庄村距磐安县城接近50公里,是磐安玉山台地的腹地,加之大雪封路,官方的力量根本无法及时到达,村民的自救成为这次坍塌救援中的主力。

  巨响传来的时候,48岁的张新华正坐在靠墙的一桌,不知什么东西砸到了脑袋,“一下子脑袋空白了,然后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让我救他”。

  回过神的张新华看到同桌的朋友被埋到桌子下面,压住了腿,他帮忙扒开杂物,把朋友扶了出去,随后又回身去帮忙拉人。很快,周围的村民也围过来开始救援,张新华则和两名被砸到脚的朋友,一同坐上同村村民的私家车,离开了村子向磐安医院驶去。

  当天,整个雅庄村的私家车几乎都动员起来了,二十多辆私家车打着双闪完成了第一波至关重要的救援。而许多路过村子的车,看到有人招手,也都顺带捎上了伤员。

  54岁的赵文明就是其中的一员。听到一声巨响,赵文明正要去吃晚饭,“忽然就看到好多人抱着头跑出来了”。

  很快,回过神来的赵文明把伤员扶上了自己的皮卡车,车后面载着3个,车里面挤着5个,一路向县城开过去。

  连续的降雪让赵文明这样有26年驾龄的本地司机也颇有压力,所幸当晚天气稍微暖和了些,路面并未大面积上冻,但仍然无法开快。

  “那天我开了可能50分钟左右,如果路面上冻真就没办法了。”凭借熟练的车技,赵文明第二个到达医院,而直至开到四分之三路段的时候,赵文明才碰到开往村里的救护车。

  赵文明晚上9点才回到村子,这时从周边县市赶来的消防、救护人员陆续到达,私家车主们结束了自己的义务救援,赵文明也得以吃上晚饭,而后开始清洗车身和自己衣服上因运送伤员而留下的血迹。

  公共设施维护存在巨大城乡差距

  位于雅庄村青年南路的会堂,曾经是村子最重要的公共设施。

  64岁的张忠明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会堂的前身建于“文革”期间,是用于政治学习的场所。会堂扩建于1975年,那时他正好转业回到村里。当时还是生产大队,张忠明前半夜在水库当守卫,后半夜补觉,白天偶尔到会堂工地上当小工挣点工分补贴家用。

  扩建之后的会堂很大。“我们村的会堂是当时附近最气派的,乡里开会都经常要找我们村借。”张忠明说。

  张忠明表示,扩建是由生产队完成的,使用的是上世纪70年代常见的人字木屋架的砖木结构,承重横梁由两段木材拼接而成。由于防水隔热性能差,使用周期短,目前这种房屋已经逐步被淘汰。

  “文革”结束后,承担意识形态教化功能的会堂一度变成了电影院,随后又成为村委会的办公地点。县里拨款让村里建成新的综合服务中心后,会堂被闲置了下来。

  2010年左右,村里的老年人协会购置了碗筷,这里就成了村里办红白喜事的地方,谁家想办红白喜事,向老年人协会以每个碗5分钱的价格租点碗筷即可。此外,每年的春节,村里也会在会堂里举办联欢会。实际上,今年举办联欢会的红色告示如今仍然贴在侧门上。

  然而,如此重要的农村公共设施,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雅庄村村支书陈晓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大会堂是村里的产业,平常村里会对瓦片进行一些修补,钱是村里出,上级政府并没有拨钱让村里进行过翻修。

  类似于雅庄村的这种公共设施,安全问题得不到重视并非个案。微博名为“熊小熊”的22岁网友家在磐安县玉山镇珍溪村,这次事故中,她有3个同学在现场,其中一个受伤,一个不幸遇难。

  她告诉记者:“附近的几个村都有会堂,以前小的破损掉落是有的,但出事的没有。”她说,会堂在节假日开放,有的村子会堂里还有“农家书屋”,可以看书和打羽毛球,还有一些村的会堂已经租出去作为工厂使用。

  她说,尽管珍溪村的会堂因年久失修很少举办活动,但冬天时,每天还有村里人去里面跳广场舞。“希望社会人士对受害者提供一些帮助,我们这边不是很发达。希望以后每个村的会堂都可以得到政府的重建或翻修”。

  “每年上面说要进行防火、危房检查的时候,通常也是由我们村一级来执行这种检查,但是我们并没有相关的技术条件,也就是眼睛看看是不是危房。”陈晓峰表示,也没有村民强烈要求翻新。

  磐安县宣传部门表示,目前类似的农村公共设施并没有专门的监管机构,目前他们正在开会协调,希望能拿出一个方案,将责任落实到具体部门,而房屋是否是危房以及相关的责任认定,都需要等调查组的相关结论。

  国家行政学院乡村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张孝德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农村是集体所有制,所以公共设施管理一直没有能厘清相关责任,“公共设施维护,无论从投资还是管理上来讲,都存在着巨大的城乡差距,农村的公共设施基本没有纳入财政预算,这是城乡发展的不平衡,需要我们反思。”

  本报浙江磐安2月15日电

  原标题:被大雪压垮的会堂:公共设施维护存巨大城乡差距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02-16/5842017.shtml

  稿源:中新网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