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 长沙之窗 磐安会堂坍塌事故已致10人死 媒体追问谁该负责

磐安会堂坍塌事故已致10人死 媒体追问谁该负责

时间:2014-02-16 16:58 我要投搞

  谁该为坍塌的会堂负责

  本报记者刘星实习生成婧

  2月13日17时30分左右,浙江省磐安县万苍乡雅庄村一村民在乡政府旁的老旧会堂办喜事时,突然发生屋顶坍塌事故,截至15日,已经有10人遇难。

  虽然事故原因目前尚未最终认定,但背后暴露出的农村公共设施财政投资不足以及监管乏力的问题值得深思。

  雅庄村村支书陈晓峰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上级政府从来都没有拨款给他们进行过修缮,而村里也没有相关的技术能力去鉴定房屋是否为危房。磐安县宣传部门则表示,此前并没有专门的部门负责乡村公共设施监管。

  由于农村属于集体所有经济,因而其监管责任界定比较复杂。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闫尔宝认为,作为集体财产,村委会有维修加固的责任,如果多年疏于维修管理,造成事故,相关单位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认为,这样的公共设施,政府还是应该负有监管责任,包括县里的住建以及国土部门,都应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除了监管问题,这次坍塌同时说明了农村公共建设投资的缺乏。

  “农村的公共设施基本建设基本上没有纳入政府预算,相反,城市中建广场什么的都会纳入预算,所以县里的财政预算投资和乡村不是统一的。”张孝德说,磐安会堂的坍塌,正体现了我国农村公共设施建设投资存在的边缘化问题。“村里的会堂从文革时期使用到现在,从外观上来说好像还可以,但是对它的维护,基本上没有真正引入到村里、甚至整个县的公共设施范畴”。

  张孝德认为,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搞城镇化,不过,大多认为把县城建好就好了,县城建设往往占到公共设施投资的百分之六十以上,然而广大农村却遭到了忽视,甚至被边缘化。

  爱故乡公益活动执行助理史淑俏也表示,农村公共设施的修缮和管理,以前还会受到重视。但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进展,很多村庄共同体瓦解,公共设施也无人维护和管理,“政府近年有小部分基建款下拨,可是很多都用于新的基础建设,如广场、健身路径等,很少用于旧建筑的维护”。

  “农村公共设施基本上没有真正纳入财政预算,发现问题只能小修小补,如果村里没有专门的财政,很难进行彻底的改造。”张孝德指出,与农村投资边缘化相反的是,县城却占据了大量的资源,“我调查过一个县城的投资,已经是高度重复,都是拆了再建,建了再拆。”

  许耀桐则表示,这个事情的发生,给还没有进入公共视野的乡村公共建筑维护提出了警告,“最根本的是我们对农村的公共设施建设不够重视,很多农民都出去了,农村也开始衰败下去。”

  张孝德认为,政府首先应该对乡村的公共设施做一次普查,将农村公共设施的投资纳入到政府的公共投资中来,逐步做到公共投资的均等化、公平化。“到底由谁来负责要搞清楚,公共设施投资基本上是由乡村自己来投的,县政府是不是要统一为这一块注入一部分资金?”

  据了解,2月14日,磐安县已经下发了整治集体危房的通知,将集体危房整治工作列为乡镇和部门的年度工作考核内容,并实行“一票否决制”。

  按照该通知,磐安县已经暂停了县内所有公共建筑内的集体活动,并将成立由建设、公安消防、规划、农办、农业、文化、安监等部门组成的专业鉴定小组,对辖区内的集体危房进行鉴定,视情况进行拆除或修整。

  磐安县宣传部门表示,国内并没有对农村公共建筑的监管作出明确规定,磐安正在研究相关措施,并希望能明确具体的责任单位。

  本报浙江磐安2月15日电

  原标题:磐安会堂坍塌事故已致10人死媒体追问谁该负责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02-16/5842018.shtml

  稿源:中新网

  作者: